九派會君山

國學九派會君山,剛才向漢沔蕩胸,滄浪濯足。直江滾滾奔騰到,星沉龕赭,潮射錢塘。亂入海口間。把眼界洗寬,無邊空闊。只見那廟喚鷓鴣,落花滿地,洲鄰鸚鵡,芳草連天。只見那峰回鴻雁,智鳥驚寒,湖泛鴛鴦,文禽戢翼。恰點染得翠靄蒼煙,絳霞綠樹。敞開著萬頃水光,有多少奇奇幻幻,淡淡濃濃,鋪成畫景。焉知他是霧鎖吳檣,焉知他是雪消蜀舵,焉知他是益州雀舫,是彭蠡魚艭。一個個頭頂竹箬笠,浮巨艇南來。嘆當日靳尚何奸,張儀何詐,懷王何闇,宋玉何悲,賈生何太息。至今破八百里濁浪洪濤,同讀招魂呼屈子;hVB 國學網!@國學網#¥¥=kj7J
國學三終聆帝樂,縱觀覓伶倫截管,榮援敲鐘。竟響渢渢隨引去,潭作龍吟,孔聞鼉吼,靜坐波心里。將耳根貫徹,別樣清虛。試聽這仙源漁棹,歌散桃林,楚客洞簫,悲含蘆葉。試聽這岳陽鐵笛,曲折柳枝,俞伯瑤琴,絲彈桐柏。將又添些帆風櫓雨,荻露葭霜。湊合了千秋韻事,偏如許淋淋漓漓,洋洋灑灑,惹動詩情。也任你說拳椎黃鶴,也任你說盤貯青螺,也任你說艷摘澧蘭,說香分沅芷。數聲聲手撥銅琵琶,唱大江東去。憶此祠神堯阿父,傲朱阿兄,監明阿弟,宵燭阿女,敤首阿小姑。亙古望卅六灣白云皦日,還思鼓瑟吊湘靈。hVB 國學網!@國學網#¥¥=kj7J

時代這是張之洞為湖北洞庭湖屈原湘妃祠題寫的長聯。在號稱“八百里洞庭”的萬頃碧波中,有一座方圓不足兩里的小島,這就是千百年來一直為游人所稱道的君山。山中古跡甚多,其中尤以舜及其二妃的故事更加哀艷動人。傳說舜帝南巡,死于蒼梧。他的兩個妃子娥皇,女英追尋丈夫來到君山,聞說舜帝已死,痛不欲生,悲愁而死。后人為了紀念她們的忠貞,將此島名為君山,并立廟祭祀她們,尊封她們為湘水之神。此廟當建于秦以前,漢代學者王充在《論衡》中曾記載說,秦始皇南巡至君山,遇大風濁浪,手下官吏對他說是湘水神作祟,秦始皇大怒,命人將山上樹木伐倒,放火燒山。這個傳說在《湘妃廟紀略》的地方志中,也有記載。據《中國地名大辭典》載,“洞庭湖中有君山,湘君之所游處,君山有湘妃廟。”后來,人們因詩人屈原在《九歌》中,寫了《湘君》和《湘夫人》篇,就在湘妃廟中同時祀屈原,逐漸湘妃廟也習慣地稱為“屈原湘妃祠”。清代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年),清末洋務派首領張之洞,出任湖廣總督,不久他為巡閱水師來到洞庭湖,游覽了君山,整修了屈原湘妃祠,是時寫了洋洋灑灑、共四百字的長聯。IQQ國學網Far54e國學網kl9

國學張之洞,字香濤,又字孝達、香巖,號壺公、無競居士,直隸南皮人。他是我國晚清時期一個較有作為的政治家,同時他在文學上也有較深的造詣,著作大都收在《張文襄公全集》中。他一生創作的楹聯也很多,這副楹聯是其中最長的。在我國已經發現的為數不多的數百字以上的楹聯中,這副楹聯具有自己的獨特風格。它的最顯著的特點是,全聯立足于憑吊屈原湘妃祠,圍繞洞庭湖,將歷史上的重大事件、著名的歷史人物以及名詩名作糅合在一起,抒發了作者無比熱愛祖國壯麗山河的綿綿之情。

文化洞庭湖在湖南省北部,北連天險長江,南接湘、資、沅、澧四水,古來一直是爭戰的水軍基地。東漢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劉備與孫權結成同盟,在赤壁打敗了不可一世的曹操。洞庭湖此后便成了東吳的水軍據點,許多戰艦每日在洞庭湖中操練。公元215年,東吳和蜀漢關系緊張,東吳的魯肅和蜀漢的關羽,各領水軍云集洞庭,準備決一死戰。當時雖然沒有打起來,但劍拔弩張的氣勢真是千鈞一發。后來,到了西晉太康元年(公元280年),晉武帝命王濬率領青雀舫(船首畫有鹢鳥頭的戰船),從益州順流而下,擊毀了東吳的橫江鐵鏈,打敗了洞庭水師,直取金陵,宣告了東吳的滅亡。上述歷史事實,就是上聯中“焉知他是霧鎖吳檣,焉知他是雪消蜀舵?焉知他是益州雀舫,是彭蠡漁艭?”的歷史根據。然而,楹聯沒有更多地去渲染歷史上的爭戰,而是把著眼點放在洞庭湖秀美的景色描繪中,并由此展開想象的翅膀,表現其“銜遠山,吞長江,浩浩蕩蕩,橫無際涯;朝暉夕陽,氣象萬千”的宏偉氣勢上。作者將鄭谷的著名詩篇《鷓鴣》中“雨昏青草湖邊過,花落黃陵廟里啼”,衍化為“廟喚鷓鴣,落花滿地”。將崔顥的著名詩篇《題黃鶴樓》中的“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衍化為“洲鄰鸚鵡,芳草連天”。大詩人李白在《江夏贈韋南陵水》中寫有“我且為君捶碎黃鶴樓,君亦為吾倒卻鸚鵡洲。赤壁爭雄如夢里,且須歌舞寬離憂。”詩人劉禹錫在《望洞庭》中寫有“遙望洞庭山水色,白銀盤里一青螺”。我國最早的詩人屈原在《九歌·湘夫人》中寫下著名的詩句“沅有芷兮澧有蘭”。眾多的名詩名作,經過作者高度的藝術概括和衍化,形成了“也任你說拳椎黃鶴,也任你說盤貯青螺,也任你說艷摘澧蘭,說香分沅芷”的精妙構思,濃縮出極其動人的詩情畫意。至于說到人物,即有神話傳說中伶倫、荼唐、援堯、丹朱、虞舜、娥皇、女英,還有舜的妹妹敤首。又有歷史上真實存在的奸臣靳尚、說客張儀,昏君楚懷王、詩人宋玉、胸懷抱負的賈誼,以及“箭射錢塘”的錢繆。DCD國學網ASWSDF國學網

國學作者在楹聯的寫作中,打破了一聯敘事、一聯抒情的慣用手法,熔事件人物和詩情于一爐,在衍化名詩名作方面,自然得體,不露斧鑿痕跡,顯示出作者對詩詞典故深切滲透的工力。全聯在句式的安排上,采用四字、五字、七字、八字和十字的交替排列,上下聯中皆以排比句的形式,集中排出與風光、景物密切相關的人物名,不僅加強了氣勢,同時能給人以聯翩遐想之機,顯示出作者的匠心。由于句式活潑、勻稱而大方,不僅在聽覺上可以獲得節奏鏗鏘和諧的美感,同時在視覺上也可獲得長而不冗、起伏有致的效果。

傳播最后應該指出的是,這副楹聯寫于清代末期國勢危難、政府腐敗、矛盾重重的時候,作者雖然在上聯和下聯中以“同讀招魂呼屈子”、“還思鼓瑟吊湘靈”為結句,以表明自己的吊古傷今之意。但是作者終究是一個忠于清王朝的封疆大吏,他不會也不可能在楹聯中涉及時事,能夠提提楚懷王的昏憒,丹朱太子的無能也就不錯了。6國學網knabfrtw4國學網yspansp

  

Comments are closed.

f老时时彩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