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門四學士

  “蘇門四學士”指北宋后期在蘇軾提攜下而知名于時的四位詩人:黃庭堅、秦觀、晁補之和張耒。

  蘇軾作為繼歐陽修之后主持北宋文壇的領袖人物,在當時享有盛譽,黃、秦、晁、張四人都曾得到他的培養、獎掖和薦拔,《宋史·黃庭堅傳》記載:“(黃庭堅)與張耒、晁補之、秦觀俱游蘇軾門,天下稱為四學士。”同時也是蘇軾最先將四人的名字并提,“如黃庭堅魯直、晁補之無咎、秦觀太虛、張耒文潛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軾獨先知”,由于蘇軾的推譽,四人很快名滿天下。

黃庭堅像

  黃庭堅 (1045-1105),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又稱黃豫章,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詩人、詞人、書法家,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之開山鼻祖。英宗治平四年(1067)進士,歷官葉縣尉、北京國子監教授、校書郎、著作佐郎、秘書丞、涪州別駕、黔州安置等。哲宗立,召為校書郎、《神宗實錄》 檢討官,后擢起居舍人。紹圣初,新黨謂其修史“多誣”,貶涪州別駕,安置黔州等地。徽宗初,羈管宜州,死與宜州貶所。

  黃庭堅擅文章、詩詞,尤工書法。詩風奇崛瘦硬,力摒輕俗之習,開一代風氣。早年受知于蘇軾,詩與蘇軾并稱“蘇黃”,有《豫章黃先生文集》。詞與秦觀齊名,然詞風流宕豪邁,較接近蘇軾,有《山谷詞》又名《山谷琴趣外篇》。黃庭堅主張要以豐富的書本知識作為寫詩的基礎,主張“詞意高勝要從學問中來”(《論作詩文》)。他創“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說,也就是說寫詩要善于化用前人詞語、意境,推陳出新。他的詩能熟練化用前人詩意加以翻新改造,化為己有。如“我自只如常日醉,滿川風月替人愁”(《夜發分寧寄杜澗叟》),實際是從歐陽修“我亦只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別滁》)中稍加點竄翻出新意。他用典繁密,尤喜用僻典,常常使人索解為難。在語言上,他好用奇字,力撰硬語,又常常故意打破詩歌的平仄格律,顛倒句法,使用拗律、拗句,以求得生新瘦硬,奇峭蒼勁的審美效果。黃庭堅的理論與創作為江西詩派的形成及發展奠定了基礎。

  黃庭堅書法初以宋代周越為師,后來受到顏真卿、懷素、楊凝式等人的影響,又受到焦山書體的啟發,形成自己的風格。黃庭堅大字行書凝練有力,結構奇特,幾乎每一字都有一些夸張的長畫,并盡力送出,形成中宮緊收、四緣發散的嶄新結字方法,對后世產生很大影響。在他以前,圓轉、流暢是草書的基調,而黃庭堅的草書單字結構奇險,章法富有創造性。黃庭堅與蘇軾、米芾、蔡襄并稱為“宋四家”,主要墨跡有《松風閣詩》、《華嚴疏》、《經伏波神祠》、《諸上座》、《李白憶舊游詩》、《苦筍賦》等;書論有《論近進書》、《論書》、《清河書畫舫》、《式古堂書畫匯考》著錄。

?

秦觀像

  秦觀(1049-1100),字太虛、少游,號淮海居士,高郵人,北宋文學家。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進士,曾任太學博士、秘書省正字、國史院編修官。政治上傾向舊黨,哲宗時“新黨”執政,被貶為監處州酒稅,徏郴州,編管橫州,又徙雷州,至藤州而卒。

  秦觀生性豪爽,灑脫不拘,溢于文詞。20歲作《浮山堰賦》,24歲作《單騎見虜賦》,為世人所重。其散文長于議論,《宋史》評為“文麗而思深”。其詩長于抒情,敖陶孫《詩評》說:“秦少游如時女游春,終傷婉弱。”他是北宋后期著名婉約派詞人,其詞大多描寫男女情愛和抒發仕途失意的哀怨,文字工巧精細,音律諧美,情韻兼勝。代表作為《鵲橋仙》(纖云弄巧)、《望海潮》(梅英疏淡)、《滿庭芳》(山抹微云)等。

  秦觀的成就主要在詞的創作上,他是婉約派的大家,張炎《詞源》說:“秦少游詞體制淡雅,氣骨不衰,清麗中不斷意脈,咀嚼無滓,久而知味。”他的詞題材廣泛,以傳統的相思戀情為主,也有不少感慨身世之作。其名作《滿庭芳》(山抹微云)通過一個別離場面把男女雙方那種難舍難分、纏綿悱惻的感情表現得細致入微,在戀情的抒寫中融合著對世情的感慨與悲酸。《踏莎行》(霧失樓臺)中以霧靄迷漾中樓臺隱失、津渡難尋寄寓著彷徨失路之感,在凄愴悲愁的嘆息中寫出了由政治失意所帶來的悲涼感、孤獨感。秦觀的詞柔婉妍雅,善于在凄迷的景色烘托中把人物內心深處的感傷情調與纖微感觸表達得回腸蕩氣、一往情深,具有極為強烈的藝術感染力,這也是他的詞之所以倍受稱賞的主要原因。秦觀的詞風直接影響了后于他的周邦彥、李清照等,在婉約詞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著有《淮海集》40卷、《淮海詞》(又名《淮海居士長短句》)、《勸善錄》、《逆旅集》。又輯《揚州詩》、《高郵詩》。其《蠶書》,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蠶桑專著。建炎四年(1130),南宋朝廷追贈秦觀為“直龍圖閣學士”。

晁補之像

  晁補之(1053—1110),字無咎,號歸來子,濟州巨野(今屬山東巨野縣)人,北宋時期著名文學家。元豐二年(1079)進士,授澶州司戶參軍、北京國子監教授。元佑間調京,歷任秘書省正字、校書郎、后派任揚州通判,又召回秘書省等職。紹圣初,出知齊州,后因編修《神宗實錄》失實的罪名,連貶應天府、亳州、信州等地。宋徽宗立,召拜吏部員外郎、禮部郎中。崇寧追貶元佑舊臣,出知河中府,徙湖、密等州,后退閑故里。晚年起知泗州,死于任所。

  《宋史·晁補之傳》云:晁補之為“太子少傅迥五世孫,宗愨之曾孫也。父端友,工于詩。”從這幾句簡短的記載里,可知晁補之生長在士宦之家、書香門第。其子晁公武(約公元1105—1180年),人稱昭德先生,是宋代著名學者、目錄學家、藏書家,所著《郡齋讀書志》是我國最早的一部附有提要的私家藏書目錄。從弟晁詠之(生卒年不詳),少有異才,深受蘇軾賞識,著有文集50卷,已佚。其他,如從叔晁端淑、從弟晁說之等,皆有文名。

  晁補之詩以古體為多,七律次之,其詩善學韓愈、歐陽修,骨力道勁,辭格俊逸。也有失于散緩,散文化傾向較顯著的作品。題材除寫景、詠花、贈和、悼亡而外,還多寫貶謫生涯和田園風光。有的篇章氣象雄俊,追步東坡,如《摸魚兒·東皋寓居》、《水龍吟·問春何苦匆匆》等篇,詞氣慷慨,筆如游龍,為后來名家所競效,有人認為亦是辛棄疾詞所本。晁詞時有健句豪語,如“牙帳塵昏余劍戟,翠帷月冷虛弦索”(《滿江紅·次韻吊汶陽李誠之待制》),但缺乏蘇詞的曠達超妙,而趨于凄壯沉咽。他的詩風與張耒接近,以樂府詩見長,樂府詩具有濃郁的民歌風味。

  《宋史·藝文志》曾錄有晁補之《左氏春秋傳雜論》一卷、《續楚辭》二十卷、《變離騷》二十卷、《雞肋集》一百卷和《晁補之集》七十卷。這些集子在宋徽宗崇寧二年均遭禁,現存僅有《雞肋集》七十集,其中詩賦二十三卷,散文雜著四十七卷,系補之從弟晁謙之于紹興七年編成,刊行于建陽。有明毛晉汲古閣刊《晁氏琴趣外篇》六卷本、舊鈔《雞肋集詞》一卷本、舊鈔《晁補之樂府》一卷本、清道光十年晁氏裔孫貽端刊《晁氏叢書》本、涵芬樓刊林大椿七卷本、吳昌綬煦樓影刊宋金元明本詞本,龍榆生《蘇門四學士詞·晁氏琴趣外篇》校點本等。

張耒像

  張耒(1054-1114),字文潛,號柯山,淮陰(今屬江蘇)人。自幼聰穎,年十三能為文,熙寧六年(1073)中進士,曾歷官臨淮主簿、壽安尉、咸平縣丞等職。遷秘書省正字、著作佐郎、秘書丞、著作郎、史館檢討,又升為起居舍人。紹圣初,以直龍圖閣知潤州。后謫監黃州酒稅,徙復州。徽宗即位,起為通判黃州,知兗州,召為太常少卿。崇寧初,因遭彈劾而貶為房州別駕,后居于陳州宛丘。建炎初,贈集英殿修撰。

  張耒的詩學自白居易、張籍一派,以平易淺顯的語言反映民生疾苦,針砭社會現實。由于他自己早年生活窮困,顛沛流離,后又屢遭貶謫,長期任地方卑官,對社會現實體察甚深,因而特為關切百姓勞苦,如《勞歌》用對比手法描繪城市貧民的悲慘生活,《輸麥行》描寫農家打場交租的情形,在《糴官粟有感》和《和晁應之憫農》中,一再發出“哀哉天地間,生民常苦辛”和“力田競歲猶無獲”的深沉嘆息。他的詩通俗曉暢,平易自然。“人生何用讀書史,文字未補囊中闕”(《惜別贈子中昆仲》),“浮世十年多少事,風煙依舊別離愁”(《壽陽樓下泊舟有感》),“簫鼓兒童集,衣裳婦女矜”(《臘日》),“竹籠晨收果,茅庵夜守瓜”(《夏日》)等,寫來似乎毫不用力,脫口而出,卻自有韻味。在北宋后期的詩壇上,張耒以通俗淺易的詩風獨樹一幟,實際已開南宋楊萬里、范成大的先河。

  

Comments are closed.

f老时时彩杀号定胆